<tfoot id="uTThh"><td id="uTThh"><col id="uTThh"><li id="uTThh"><thead id="uTThh"></thead></li></col></td><q id="uTThh"></q></tfoot>

          <b id="uTThh"><tbody id="uTThh"></tbody></b><audio id="uTThh"></audio><cite id="uTThh"></cite><optgroup id="uTThh"><hgroup id="uTThh"><dl id="uTThh"><dl id="uTThh"></dl></dl></hgroup></optgroup><cite id="uTThh"></cite>

          <strong id="uTThh"></strong><rt id="uTThh"></rt>
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uTThh"><rt id="uTThh"><select id="uTThh"><ul id="uTThh"></ul></select></rt></blockquote><strong id="uTThh"><del id="uTThh"></del><input id="uTThh"><meter id="uTThh"></meter><datalist id="uTThh"></datalist><caption id="uTThh"><bdo id="uTThh"><datalist id="uTThh"></datalist></bdo></caption><object id="uTThh"></object><form id="uTThh"></form><select id="uTThh"><area id="uTThh"><figcaption id="uTThh"><dl id="uTThh"><abbr id="uTThh"></abbr></dl><ul id="uTThh"></ul></figcaption></area></select><dfn id="uTThh"></dfn><code id="uTThh"><ins id="uTThh"></ins></code></input></strong><acronym id="uTThh"><b id="uTThh"><thead id="uTThh"><progress id="uTThh"></progress></thead></b></acronym><ruby id="uTThh"></ruby><del id="uTThh"></del>
          <figure id="uTThh"><figure id="uTThh"></figure></figure>

          徐州新闻网首页- 读报- 视频- 新闻- 时评- 财经- 教育- 科技- 艺术- 房产- 吃喝玩乐- 汽车- 警界- 文学- 图文- 推荐- 曝光- 专题- 小记者- 健康- 金融- 便民- 社区
          后裁员时代e代驾内忧外困
          2020-04-04 09:08:35 作者:
          字号:   打印

          裁员瘦身之后,代驾O2O代表企业e代驾开始纠偏,不光高管层经历动荡,还出现了代驾师傅罢工事件,不过委以转型重任的汽车后市场业务却进展缓慢,业界认为巨头入场不是引发诸多问题的惟一导火索,企业自身战术和商业模式的计划与市场脱节是代驾O2O之觞的原罪。

          高管变动略显频繁

          在去年11月初,时任e代驾COO的周依华出席“2015德勤-中关村高科技高成长20强”颁奖典礼,事实上“他从去年下半年起就已经不负责e代驾的具体事务,已经离职了,万国平在接手COO的事”,e代驾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。一个月后,e代驾原CEO特别助理、用户首席体验官万国平则正式以公司COO的身份出现在2015中国酒业流通峰会暨中国酒类流通协会20周年庆典上。

          对于周依华的离职,e代驾方面解释称“健康原因”,周依华亦在朋友圈中予以确认,自称“因身体原因已正式离开e代驾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微博上e代驾还有一个COO孙景川,在认证简介上孙景川写道,“e代驾创始人,COO”。据消息人士透露,e代驾对公司架构做了重大调整,所有部门和人员均向万国平汇报。对此,e代驾方面予以否认,称“只有COO管辖的部门和人员向万国平汇报”。

          其实公司的人事变动并不奇怪,但是对公司是利是弊还不好说。易观国际分析师张旭认为,“频繁的高管层变动说明e代驾正在频繁调整运营策略。这也说明了其他代驾企业的进入给了e代驾一定影响”。

          薪资调整引师傅不满

          动刀高管后不久,e代驾对代驾师傅的工作范畴和薪资也进行了调整。要求代驾师傅替e代驾向用户收取保险费,根据e代驾相关公告,“自去年12月26日16时起,平台将全面升级用户保险服务,出险理赔更快速,更专业!同时对每一单,将向用户收取1元保险费,由司机代收”。

          然而,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,在e代驾升级保险保障体系的宣传中,e代驾提到“再次升级保障体系,联手中国平安保险为代驾用户提供第一时间赔付、高达1000万元的专业保险保障”,却对需要用户支付1元保险费只字未提。而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大部分用户并不愿意向师傅多交付1元保险费用,这无形中对代驾师傅工作提高了难度。

          此外,在要求师傅代收保险费用后,e代驾对向代驾师傅收取的信息服务费也进行了一定调整。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从今年1月1日16时起,39元订单收取10%信息费加2元事故救助金,39元以上订单收取20%信息费加2元事故救助金。而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,此前e代驾向代驾师傅收取的信息服务费标准为39元、59元、79元及99元订单及以上的比例分别为12.8%、17%、19%和20%,20元封顶。

          为此,部分深圳e代驾师傅决定于本月上旬罢工,“期间可以选择不上线”。某e代驾师傅认为,“现在单比较少,出来接单成本也相应提高了,再加上信息费是非常不合理的,但公司从不为师傅着想。”不过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,迫于生活压力,此次罢工涉及时间较短。

          对此,e代驾相关人士予以否认,表示“年末酒局多为订单高峰期,司机师傅接单都接不过来,哪还有时间搞罢工”。

          精力分散转型进展缓慢

          值得关注的不仅有e代驾师傅的工作情绪,还有公司拖沓不前的业务转型。在去年11月e代驾宣布裁员之前,公司即推出汽车后市场品牌“e车管家”,计划推出车辆保养、新车试驾、美容洗车、代上牌、二手车评估、违章查询、理赔代办和代验车业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不过,北京商报记者近日登录e代驾App发现,目前只有违章查询和申请预约试驾,代保养业务仅在微信公众号上有入口而未在App中体现。在张旭看来,“目前e代驾最强势的仍是代驾业务,e代驾此时拓展代驾以外的服务领域,感觉精力有点分散”。他进一步说,“可以确认的是,竞争对手的强势介入造成了e代驾现在一系列状况,也正是因为对手的进入放大了e代驾自身的一些问题。”

          “裁员、关停城市都是e代驾在人员扩张上跃进的代价,但是在商业模式拓展上e代驾却一直很保守,以至于竞争对手入局以后e代驾的战略制定显得有点仓促”,业内人士如是说。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 李英
          点击排行
          • 聚焦
          • 时政
          • 国内
          • 国际
          邹立军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山东省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传媒委员会副秘书长、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副
          农技站长、技术能手外出学习,不断的探索、尝试。1988年,在108亩“吨粮田”的基础上建成兴旺和贾
          公益广告被称为“社会文明的旗帜,国家理想的标杆”,它传递正能量,引领社会风尚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。
          关于本站 | 媒体合作 | 广告刊登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站长统计
          鲁ICP备 05024485 号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